易记域名:303zy2.com 旗下资源:在线视频采集 | 在线小说采集 | 在线图片采集 | 永久地址发布页

郑重承诺: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
公告:全新百G高速CDN上线,资源秒播。站长请添加QQ群:860700924(仅限站长添加)
站长指导,福利领取,工资计算,模板申请等采集问题,请联系站长:[email protected]
【大力扶持站长,帮助站长变现。长期提供服务器、域名、现金等扶持。5千IP以上月底结算工资,推荐站长采集立马发现金红包!】

当前位置
首页  »  制服诱惑  »  我和日本小护士

我和日本小护士-303资源

      

事情还得从办奥运的那年夏天说起。至今我都记得很清楚,那天是七月一号,星期二。

本来很平常的一天,我签了两单生意,陪客户吃过晚饭,回家洗洗便睡了。后来就出事了,我突然小腹剧痛,难以忍受,只好打110叫来救护车,便被就近送到了中日友好医院。抬进急诊室的时候,我的意识还是清醒的。

值班护士小野纯子引起了我的注意,这倒不是因为她的日本名字,在这所医院里总是有交流实习的日本医生和护士。让我吃惊的,是她的相貌和神态,是那幺刻骨铭心的似曾相识,我努力搜索着记忆,以致疼痛都似乎减轻了钗h。就这样,我躺在了手术台上。

我的病很简单,急性阑尾炎。主刀的值班医生也是日本人,胸牌上写的是佐籐一郎。当第一刀切下来时,剧痛使我禁不住一声惨叫,睁开眼,是小野护士轻篾的目光。在这一瞬间,我终于想起来了,为什幺这个小护士这样面熟。记忆象开了闸的洪水。我咬紧牙关,没有再坐@声。

终于缝上了最后一针,小野护士突然失声喊道:「天哪,我忘记叫麻醉师了!」「八嘎!」紧接着的,是一声怒吼和两记耳光,小护士的双颊顿时肿了起来。「医生,请不要怪罪小野护士,是我坚持不要麻醉的。」我操着不熟练的日语替小护士开脱着,「我们家族的人,外科手术从来不要麻醉。」

在高级病房里,我躺了五天。我没有再见到小野纯子,听换药的护士说,佐籐医生本来要吊销她的执照,幸亏我讲了好话,只是让她做了深刻的反省。在这日日夜夜里,初恋女友和小野护士不断地交替浮现在我的眼前。二十年前,我考上了城西的一所地方大学,并且很快就交上了女朋友。

那是一个美丽清纯的姑娘,我很爱她,可是她对我并不满意。那年月,时髦弹吉他,跳交谊舞,谈论萨特和弗洛伊德。作为体育特招生,我本来就不喜欢读书,对小资的那一套更是反感。

终于,我的女朋友移情中文系的一个满口「存在与虚无」的才子。我决定用男人的方式解决问题,结果因打架斗殴进了派出所。我永远忘不了我的女朋友,不,确切地说是那个才子的女朋友轻篾的目光。后来,中越在南沙打了一仗。再后来,我没有参加毕业分配,参军去了赤瓜礁。再再后来,我退伍了,领着几个战友开了一家汽车配件商店。

墙上的挂锺告诉我,午夜过去了,七月七号已经来临,我逼迫着自己挥去脑海中初恋女友和小野护士重叠的倩影,沉沉地睡去了。在梦中,我又一次回到一九四二年五月,太行山的十字岭。

大地在颤抖,天空仿佛在燃烧,日本鬼子漫山遍野地涌来。我精疲力尽,背靠着一节树桩,双手紧握着的大刀已经卷了刃。我把刀斜向右下,刀背向敌。一个鬼子突刺过来,我奋力抡刀斜向左上,「当」地一声,鬼子的步枪被磕飞了。不等对手缓过神,我一刀劈下去,砍翻了那鬼子。

这时,又一个鬼子扑了上来,我来不及拔刀,腋窝已经被刺中。八路军宁死不当俘虏!我用尽最后的力气,抱住鬼子滚下了悬崖。

每年的七月七号,我都在重複着这一噩梦,在梦里,我总是分不清到底是我自己还是爷爷。每一次,我又都在一身冷汗中惊醒,这一次也不例外。我睁开眼,却发现房间的灯是亮的,小野护士站在床前。

「对不起,刚才您喊叫得很厉害,是不是伤口在痛?」

「伤口不痛,心口痛,还不是你们日本人弄的。」我没有给日本小护士好脸色。小护士也当然无法正确理解。

「是这样的,那天麻醉的事真是给您添麻烦了。我一直想当面致歉,可又不知该如何才能深刻地表达。」

「唉,让你们日本人道歉可真难,那幺你现在知道该如何表达了?」

「是的,请您一定给我这个机会,拜托了。」

小野护士端出一个盛满温水的盆,拧了毛巾,解开我的上衣,轻轻擦拭起来。

由于出过一身冷汗,我的身上黏滋滋的,这样的擦洗,使我感到很舒服。我闭上眼睛享受着,思绪又回到一九四二年的十字岭。我的爷爷跳崖后并没有摔死,几天后,一个村姑,把他从死人堆里背了回去。命保住了,但一条腿已经摔烂坏掉,村里的老郎中用木工锯给他截了肢。

爷爷痛得几乎昏过去,但他就是不喊一声。

村里的人都说,八路真是了不起。后来,那个村姑做了我的奶奶。

小野护士继续工作着。我的睡裤被解开,温热的湿毛巾在我的下身游走,慢慢移向大腿内侧和腹股沟。我感到全身发软,一处发硬,但我的意志并没有发软。

那一次十字岭突围,八路军总部死伤惨重。机关、后勤、学校,数千人陷入重围,前有悬崖绝壁,后有残暴的倭寇。为了不落入敌手,有枪的留下,没枪的跳崖。

深谷里回响着物体坠落和撞击的声响,有儒雅的学者,也有稚嫩的少女。面对敌寇,他们选择了尊严。溪流被染成了红色,山谷里铺满人和骡马的尸体。我猛地坐起身,愤怒地命令日本女人:「解开我的内裤,那里也要清洗!」

小护士浑身颤抖了一下,没有说话,温顺地垂下头,一双小手隔着薄薄的内裤在我的裆部揉捏。我全身燥热,难以抵挡。在小护士的巧手搓揉下,阴茎已经胀得巨大。小野护士轻轻拉下我的内裤,挺立的肉棒立即跳将出来。小护士羞涩地握着巨棒,温柔而熟练地揉搓起来。这些年我虽然没有结婚,身边并不缺少女人,但我从未想到过,手淫的感觉竟能如此奇妙。日本人真是敬业啊!眼看自己的阴茎愈来愈大,我忍无可忍,一把扣住小护士的下齶,轻轻一捏,小护士张开了嘴,我拉住她往身前一带,粗壮的阴茎便塞在了日本女人的小嘴里。

小野护士含住阴茎的上半部份轻轻吸吮着,柔软的舌头熟练地舔着肿胀的龟头。「好舒服啊。」我陶醉在阴茎上传来的连绵不断的温热稣痒中,抬起头来,我看见昏黄的墙上,一个婀娜的身影撅着屁股,俯在男人的胯间,充满韵律地上下箪妗菕C日本女人就是不一样啊!

不知为何,小野护士的每一个动作都让我兴奋无比。她一面揉搓着我肿胀的阴囊,一面套弄着我阴茎的根部,嘴里的东西愈来愈大,也愈来愈硬。我躺下身,让粗壮的阴茎更加深入日本女人的咽喉,坦然地享受着温柔细致的日式服务。

小护士大张着嘴,将肉棒深深地含住,卖力地加速套动着。我的阴茎湿漉漉的,胸中的欲火越烧越旺,我开始大声喘息。终于,经受不起这样的刺激,我不由自主地坐起来,按住她上下运动着的头,粗大的阴茎更加深深地插入口腔,直抵咽喉。她剧烈地干呕起来,但我完全陶醉在抽插温湿的口腔带来的快感,哪里还顾得上日本女人的感受,只管按着她的头继续猛烈抽动。快感一浪高过一浪。

墙上的倩影中,俏丽的护士帽被一次次按下,又一次次拔起,越来越急,越来越快。突然,一切都停顿下来。我紧抱着小护士的头,死死抵在胯下,一股浓浓的精液,直喷进她的口腔深处。

小护士喘息着,捧着双手,满嘴的精液缓缓流淌下来。

「伺候的不好,请多多原谅。我可以回值班室了吗?」清理了我的下体和她自己的颜面,小野护士怯怯地问到。

「骚货,你以为这就算完了?脱掉裤子,趴在床边,撅起屁股等着!」

待我喝完一杯水,日本女人已经按照吩咐准备好了,她双手撑住床沿,短裙和内裤褪到脚下,白皙丰满的屁股高高撅起,粉嫩的阴唇间湿漉漉地淌着春水。

看在眼里,我的阴茎又坚硬得如同铁棒。我双手把住小护士的腰,顶在湿润的两片阴唇之间,晃了一晃,“啵兹”一声,整根没入。「啊」地一声,小护士浑身颤抖,巨大的阴茎强行插入带来的痛苦,让她撕心裂肺。她咬紧牙关,眼�水夺眶而出。我疯狂地连续抽插了几下,日本女人紧密的阴道让我无比快乐,从未有过的畅快淋漓传遍全身。我深吸一口气,停了下来,抽出半根阴茎,一面体会着被女人紧紧包裹的感觉,一面给可怜的日本女人一点喘息和适应的时间。

日本女人狗一般趴着。望着白嫩的屁股,丰腴的大腿,和白色的透明丝袜,我无比兴奋,慢慢地恢複了抽动。随着一次次的探索和包容,陌生的肉体渐渐相互熟悉。痛楚在消失,留下的只有全新的刺激和无比的欢愉。小护士的阴道越来关关有惊喜,通关同志小说:txt303.com奖励134240元,点击进入越湿润,日本女人的适应性真是举世无双啊!

她整个上身软软的瘫下来,随着我的抽插晃动着,一股股淫水顺着白嫩的大腿流淌下来。然而这只是开始,随着我疯狂的抽插,一阵阵的热浪滚滚袭去,把她送上一波又一波的高潮。小护士彻底疯狂了,她翘起脚尖,半张着嘴,驱动雪白的屁股,奋力迎接中国男人的撞击。

伴随着肉体撞击和摩擦的「啪啪」声和「啵滋」声,我愈战愈勇。终于,中日两国人民实现了共荣。一股股精液深深地射入日本女人的阴户,小护士紧闭双眼,两颊潮红,喘息着,颤抖着。

我疲倦地躺在床上,小野护士给我清理干净,穿好衣服,然后把她自己也清理整洁,依偎在我的胯间,轻轻抚摸着。

「您真勇敢,又那幺强壮,您一定曾经是军人。」

「是的,我,我爸爸,还有我爷爷,都当过兵,但只有我爷爷打过仗,和你们日本人。」

「啊,竟然是这样的!战争期间给贵国添麻烦了,真是不好意思。」小护士慢慢地弄到了我的裆部。「我的祖父也曾应征来过贵国,时间很短,他在板垣辎重队,在一个叫平型关的地方全体玉碎了,他被炸断了腿,躺在地上装死逃过去的。」

「是吗?他怎幺不切腹?」

「切过的,战败的时候,可是刀尖刚刚划开皮肤,他就吓得昏过去了。就这样,祖父活到田中时代。」

「这也没什幺。那个东条英机,也是吓得握不住手枪。」我不愿多谈鬼子的那点破事儿,因为我的阴茎,又开始有了起色。「纯子,你有过几个男人?」

「啊,这个,当然是只有一个未婚夫。」

「是佐籐医生吧?」

「嗯。」

幻想着严肃的佐籐医生此时也陷N在值班室,也鹿H时都可能推开门来查房,我又兴奋起来。我把小护士拉到身上,一面亲吻着,一面抚摸着她裹着薄薄的白色丝袜的大腿。

「告诉我,我和佐籐,谁厉害?」

「嗯,这个,日本男人很辛苦的,那方面自然差一些。不过,佐籐很关照我的,他买了好几根震蕩棍。」

「呸,日本男人真他妈的下作。」我继续抚摸着小护士的大腿,另一只手解开诱人的护士制服,开始用力地揉搓她的乳房。「要是让你选择,你是要我还是佐籐?」

「这,这怎幺好意思讲。」

「你们日本人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讲!」

日本女人最终也没有讲,她只是直起身,熟练地褪下我的裤子,小心地跨坐上来,扶着我的肉棒,将龟头对准自己的阴户,慢慢地套坐下去。一阵颤抖,巨大的阴茎已经深入体内,强烈的刺激立即传遍全身,小护士不由得一声呻吟。我一把握住她的双乳,姿意地揉捏着。上下同时产生的强烈刺激,把女人的羞耻心抛到九霄云外。

小护士微睁着眼,紧闭着嘴,陶醉在疯狂的肉欲之中。雪白的墙壁上,美丽的倩影前倾在男人的身上欢快地上下跳动,无休无止。日本女人的身体越来越烫,也越来越倾斜,她的脸几乎已经埋在我宽阔的胸怀里。

从未体会过这样自由主动的交媾,小护士不断地扭动着屁股,体会着下体传来的快感和刺激,完全迷失在肉欲的惊涛骇浪之中。我一边老练地抚弄着雪白的乳房,一边享受着肉棒在紧密的阴户里进进出出的快感。日本女人努力着,很快就进入了疯狂的境界。

随着一声忘乎所以的大叫,湿润的阴道一阵痉挛,紧紧地夹住我的巨棒,小护士的整个上身软软地瘫塌下来。

对于我,这还不是结束。我翻过身,把小护士压在胯下,分开她的双腿,跪在其间。

日本女人的双腿间柔软光洁,嫩红色的蜜唇微微颤动。我粗壮坚挺的阴茎熟练地抵住女人的桃源。深深一次呼吸,我俯身抱紧女人光滑的肩背,结实的臀部坚决地向前顶去。她知道该来的就要来了,顺从地抬起屁股,长吁了一口气,让我的阴茎以最佳的角度侵入,不,是进入。

我把舌头伸到她的嘴里吸吮着。小护士飘飘然然地眩晕起来,她紧抱着我宽厚的臂膀,隔着薄薄的肉色丝袜,她的双腿死死缠绕着我的腰身,随着我的节奏努力迎合着。

长夜即将过去,东方已现出曙光。一九三七年七七事变,我的爷爷,燕京大学的高才生,愤然投笔从戎。

而七十一年后的今天,我却在这所谓的友好医院的病房里与日本女人和亲。我开始毫无保留地最后冲刺。在这间密不透风的病房里,人世间的其它一切都不再存在。温暖潮湿的空气中只回蕩着男人粗重的喘息,女人娇媚的呻吟,软床不堪重负的吱吱嘎嘎,和湿漉漉的肉体相互撞击发出的「啪啪」的声响。终于,胯下的女人又是一阵痉挛,一股清泉涌出她的阴户。

我奋力拼搏着,越来越快,越来越猛。随着最深的一次插入,一股滚烫的精液直射入女人的身体。

我继续抽动着,伴随着一股股精液的狂喷乱射,中日关系终于实现了正常化。

等我从卫生间里出来,小野护士已经把她自己和床铺都收拾整齐。年轻的姑娘缩在床脚,面带忧郁,楚楚动人,我心生爱怜,搂住姑娘柔弱的双肩。

「纯子,嫁给我吧,我会一直让你快乐的。」

「啊?怎幺会是这样?我和佐籐有婚约的。」

「婚约是什幺?婚约就是用来撕毁的。」我一只手托起小护士的下巴,吻住她的嘴,另一只手又不安分地探进姑娘的内裤,按在湿漉漉的阴户上揉搓起来。

「你看,这块地方是属于我的。」

「不,佐籐认为是属于他的。」

「胡说,这块地方是属于我们中国的。」

「可是,它现在确实是属于日本的。」

「中国的。」

「日本的。」

「好了,纯子,争吵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我一把扯下小护士的内裤,分开她的双腿,粗壮的阴茎再一次狠狠地顶了进去。「让我们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吧。」

一年以后,我的店里多了一个温良谦恭的小老板娘,每天早上站在门口,向第一批光顾的客人鞠躬致谢。对于她的来曆,我守口如瓶,未吐一字,大家只知道她是日本人,曾经做过护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