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记域名:303zy2.com 旗下资源:在线视频采集 | 在线小说采集 | 在线图片采集 | 永久地址发布页

郑重承诺: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
公告:全新百G高速CDN上线,资源秒播。站长请添加QQ群:860700924(仅限站长添加)
站长指导,福利领取,工资计算,模板申请等采集问题,请联系站长:[email protected]
【大力扶持站长,帮助站长变现。长期提供服务器、域名、现金等扶持。5千IP以上月底结算工资,推荐站长采集立马发现金红包!】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妻熟女  »  让好友看遍我老婆

让好友看遍我老婆-303资源

      

近來越來越發覺,將老婆的裸照上傳到網站分享,已經不能給我更大的剌激感。不是因為沒有人回應或者回應都只是千篇一律,而是看到那些裸照的,都是不認識的人,有時很難想像他們看到老婆的艷照時的反應和表情。我真的很想看著別人看到我那外表純情的妻子的艷照時,到底會是怎樣的反應,於是我開始策劃如何將老婆的裸照給其中一個最要好的朋友看。

我那個朋友叫阿明,和我從小就認識,而且我老婆更是他讀中學時的同學。我和老婆的結識都是透過他,所以現在讓他看看我老婆的艷照,就當作回饋他好了。他都不算條件很差的人,只是心頭高了點,經常都喜歡條件很好的女子,所以到現在還只是單身。

由於老婆的裸照通常都是在家拍,而他不時都會來我家作客,所以很清楚我家裡的擺設,所以就算那些相沒有拍到臉,或者在遮了臉部,他一看到照片都應該知道相中人是我老婆。只是怎樣才能給他看又不致洩漏?而且到底他是欣賞,還是會向我老婆說我拿她的裸照四處上傳?

我計劃了很久,終於有一天當我在MSN見到阿明時,就開始試探他。

「阿明,我剛在網上看到一輯相,那個女子在酒店拍艷照,拍得很美,你要不要看?」我當然真的有這麼一輯相。

「好呀!你傳給我吧!」在電腦屏幕中看到阿明這樣說。

「檔案有點大,我先傳幾張給你看,看看你喜不喜歡?」打完這段說話後,我就分別上傳了六張圖片,其中一張是老婆的照片。

那張照片是在家中床上拍的,老婆跪坐在床上,下身只穿了一條紅色薄紗內褲,上身穿一件開胸恤衫,不過恤衫的鈕扣全打開了,衣襟向兩邊拉開,只剛剛遮著乳尖,白晢的肌膚暴露在兩片衣襟間。為免太張揚,這張相沒有拍到臉,而且背景只是一片白牆,但床單的花樣和老婆頸上的鏈我都沒有遮掩,好留些蛛絲馬跡讓阿明發現。

過了一會,看到阿明的回覆:「有一張相好像不是同一個人,而且像似在家中拍的。」

「是嗎?難道我傳錯了?讓我看看。」我假裝翻看記錄,一會之後才對阿明說:「是有一張傳錯,你刪除它就可以了。那個在酒店拍的相片你喜歡嗎?若你喜歡那我傳給你。不過有三十多張圖,會有點久。」

「好喔!那個拍得很美,你就傳給我吧!」阿明說。

過了一會,當所有相片傳給阿明後,他都再沒有再提老婆那張相片。為了引起他的主意,我故意說:「那些圖看了嗎?那個女的身材真的很美,而且照片都拍得很有美感。」

「正在看,真的很正點!」阿明說。

「那剛才傳錯的照片刪除了嗎?」若這樣阿明都沒有留意那張相有問題,那他就沒有褔份看到老婆更多艷照了。

「那張相還未刪除,而且那張相都拍得不錯。」阿明說我還來不及回應,又見到屏幕打出:「那張相是否有什麼問題,為什麼你這麼強調要張照片刪除?」

「沒有什麼特別,那只是其中一個網友的老婆的相片,不小心外流給你不太好,所以才叫你刪除。」我說。

「真的嗎?人妻的艷照,哪還有沒有多一些?」阿明說。

哈哈,看來阿明都是一個大色鬼。我說:「有是有,但那不能外流。」

「不要緊吧!我不說,你不說,不會有人知。那今個週未我來你家看,那就不會外流。」阿明說。

「這不大好吧,我答應了那人只是留給自己看。」我說。

「若你不給我看,那我向阿欣(我老婆)說你的電腦有別人妻子的照片。」阿明居然要脅我起來。

「那好吧!但是我只有這一輯相,你看了要替我保受秘密,而且不能拿走相片。」我假裝被要脅。

因為經過長期調教,老婆其實早答應我張她的裸照上傳到其中一個網站和人分享,她不單有看網友的回應,有時更應網友的要求拍下網友們想看的照片。而她當然更和我一起欣賞其他人的艷照,所以我又怎會怕阿明的要脅。

到星期六下午,當老婆和她的朋友們逛街時,我就約了阿明上來。他一進來看到阿欣不在,就到我書房,說要看那輯照片。

在阿明到來前,我其實已經將其他照片藏起來,只把上次那輯老婆穿著恤衫和紅色薄紗內褲的相片放在電腦中。而且特別在廳中放了一張我和老婆的合照,相中的老婆就是戴著那輯艷照中的項鏈,我更把在那輯照片的紅色薄紗內褲放在洗手間的洗衣籃內,希望阿明可以從這些蛛絲馬跡看出相中人是我老婆。

那一輯照片有十多張,由老婆穿著恤衫和內褲開始拍,一路拍她解開衣襟,除下內褲,直到光脫脫躺在床上。不過所有照片都沒有看到乳頭和陰戶,因為我不想阿明第一次就看到老婆所有部位,要留一點神秘感,使他印象更深刻。

我站在阿明身旁一看著他一張一張的欣賞每一張相片,尤其是越後,老婆脫得越多的照片,他就越看得久和仔細。

看到屏幕中的老婆,就好像在我和阿明面前將衣服一件一件脫下來。就連我這個看過老婆的身體千百遍的人,小弟弟都禁不住舉起來了。何況是第一次欣賞我老婆的阿明?我已經看到他的褲襠脹得高高的,而且更開始用手隔著褲子按壓自己的小弟弟。

「明哥,這輯相是很正點,但你可否忍一忍,我不想看到你在我面前打手槍哦!」我說。

「對不起,但我第一次看到別人妻子的艷照,還要是這麼美的人妻!我一想到她平時是個賢淑的妻子,但現在在我面前將一件件衣服脫下就讓我興奮死了,跟本不能忍著不打手槍。放心,我不會弄汙你的地方。」阿明一直看著屏幕說,說罷還有恃無恐地伸手進褲內打起手槍來。

我本想轉身到洗手間拿紙巾給他,但細心一想,一會他到洗手間清洗時,才有機會看到老婆的內褲,於是我只好留下來。

我終於看到別人看到老婆的艷照時的表情了,而且這個人更是我和老婆的好友。那種剌激感與在綱上放照片給陌生人看,真的有很大分別。不知不覺,我都把手伸進褲襠和阿明一起打起手槍來。

我邊看著相片和阿明的表情,邊幻想著老婆正躺在我們面前,三數下套弄之後,我的小弟弟已經脹到有點發痛。亦因為這樣,我很快就繳械了……

我在洗手間清洗完,再將老婆的內褲放得當眼一點後就出來,那時阿明已經在洗手間門外等侯了。我坐在客廳等著,很想讓阿明發現相中人是我老婆,但又擔心他知道後有何反應。像等了一個世紀那麼久的時間,終於聽到阿明從洗手間出來。

我怕我的表情會露出馬腳,於是坐在沙發,背著在我身後的阿明說:「你有沒有清潔乾淨?我不要替你抹精液!」

「那當然有!我想看那輯相多一遍,可以嗎?」阿明說。

「剛剛才看完,還打了手槍,你還要看多遍?」我說。

「是哦,看一看就行了。」

「那快一點,阿欣快回來了。不要再打手槍呀!」我向著已經走進書房的阿明說。

阿明一轉入書房,我就跑到洗手間門前,看到放在洗衣籃那條內褲已經不見了,看來阿明開始有點懷疑了。

我坐回沙發上,不消一會看到阿明從書房伸出頭對我說:「阿志,還有沒有別的相片?」

「沒有啊!那人只給了我這些。」我說。

「阿欣真的沒有拍別的嗎?」阿明說「沒有,都說阿欣只有這輯……」

我還未說完,阿明已經插口說:「哦!阿欣只有這輯相嗎?原來那人真的是阿欣!」

我當時真的不懂反應,細心一想,才知自己剛才中了阿明的圈套。冷靜下來後,我說:「不是,不是,那人不是阿欣,只是你突然說阿欣的名字,我才跟著你說。」

「那為什麼這條在洗手間找到的內褲,和相中那人的一模一樣?」阿明拿出阿欣的內褲說。

「那……那……我看完那輯,見那條內褲很美,才買給阿欣的。」我一早已想過阿明會這樣問,於是用顫顫驚驚的口吻背出早已想好的台詞。

「不要不承認了,那人就是阿欣,若你不認,我問阿欣有沒有拍這些相片好了。」阿明說。

「不要,不要。那個……那個……是……阿欣,上次不小心錯誤傳了相片給你,你……不要向她說。」我裝作驚惶的說,但其實心裡樂透了。

「我不說也可以,但還有沒有別的呢?」阿明居然要脅我起來。

「真的沒有了。那次是我第一次拍,早幾天才整理相片,還不小心誤傳了給你。你記得不要對阿欣說。」我很辛苦才忍著笑說出來。

阿明低頭想了一會,好像我之前所估計的說:「那你拷貝多一份這些相片給我,我就不對阿欣說。」

「那當然不行,你現在已經要脅我起來了,若給你拿了相片在手,我怎知你會如何要脅我們?若你要說,就向我老婆說好了,最多當少了這個朋友。而且那些相片都沒有露出最重要的部位,老婆雖然會生氣,但我想都不是一件嚴重到不能原諒的事。」幸好我一早想好了怎樣說,否則可能真的就範。

「對不起,是我一時想歪了。」阿明一臉內疚的樣子。

「算了吧,始終是我的不是,不小心給你看到那些照片。你記得替我保守秘密,否則阿欣一定不會再讓我拍。」我說。

「你還打算再拍嗎?」阿明問道。

「那當然啦!這些照片不在年青時拍,難道到人老了才拍嗎?」我理直氣壯地說。

「你就好,可以天天看到阿欣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又可拍到這麼美的照片,若我有女朋友就好了。」

「其實你條件不錯,只是你心頭太高,所以才覺得個個女孩子都不好。天下間哪有人十全十美的人?快些找個女朋友,就可以好像我一樣了。哈哈……」

「唉!希望真的快些找到女朋友,我都想像你拍一些這些照片。」阿明說。

「那到時我們就可以一起交流了。你剛才看了我老婆的相,我都要看回你女友的照片。」和阿明說了這麼久,終於給我等到這個機會,自自然然地說出我想說的。

阿明愕然地望著我,我就繼續說:「你不會打算不讓我看吧?阿欣的艷照你都看過了。不過若你女友不肯讓你拍,我都不會迫你的。」

阿明低頭想了一會,說:「好,那只是看看而已,而且我都不知何時才有女友。」

「那你要努力了,若你有相片,我再拿阿欣的照片交換看,這樣你才有動力去結識女朋友。」

「你這樣說,害我又想看那輯照片了,一想到那是阿欣,我的小弟弟又脹起來了。」阿明未等我回應,已經再走入書房了。

那天阿明在兩個小時足足打了三次手槍,後來還將老婆那條內褲套在小弟弟上打手槍。最後要我說推說老婆快回來了,才能趕他離開。

阿明離開後不久,老婆就回來了。我正在書房看著剛才展示給阿明的相片。

老婆走進書房,向我說:「你整天看著這些照片,不會厭嗎?」

「當然不會,老婆妳真是百看不厭。那些網友都是這樣說。他們不單說妳百看不厭,更是百幹不厭。」

老婆打了我一下說:「我都不知為何當初答應讓你把照片放在網上,弄得我好像淫婦一樣。」

「不會是淫婦,妳只是艷婦而已……」我邊說邊跳起來,緊緊抱著老婆了。

我雙手緊抱著小蠻腰,口已經吻在老婆的小嘴上。當她掙扎變小後,我雙手從下伸進她的T恤內,隔著胸罩抓著老婆的乳房。老婆的乳房不算很大,但是乳型是我最喜愛的吊鐘型,而且很有彈性,摸起來真的很舒服。

搓了一會後,我就將老婆的乳罩向上推去,直接抓著兩團滑滑的肉球。感受到那兩顆小乳頭在我的掌心中慢慢變硬。

當看老婆由掙扎變成配合後,我將她上身的衣服脫下,從後抱著她,雙手繼續搓弄她的乳房。我很喜歡用這個姿勢把玩老婆的乳房,因為可以從高處欣賞著自己雙手怎樣搓弄將雙堅挺的乳房。一時將那雙乳房向中間擠去,弄出一條又深又長的乳溝;一時又拉動那兩顆小乳頭,將乳房拉得左搖右擺。

老婆雙手伸向後繞著我的頸子,整個身體依傍在我身上。我空出一手轉攻老婆的下身,先把她的褲子解開,讓它沿著兩條滑滑的腿掉在地上,露出一雙雪白的長腿,和長腿跟部那條紫色的通花內褲。我的手伸進那條薄薄的小褲褲,輕輕撥動內裡那一片草叢。幾顆指頭在那裡逗留了一會就再向草叢下方移去。

指尖碰到一顆小肉芽的時侯,不知是興奮還是乾澀而帶來痛楚,老婆在我懷內輕顫了一下。我按著那顆小肉芽輕輕打轉,因我知道只要這樣弄一會後,老婆的小蜜穴很快就會淫水泛濫。

我的手指伸向陰戶口,那裡果然已經充滿淫水,我真的很想就這樣將手指滑進陰道內,不過我想先吊一吊老婆的胃口,所以我用中指在陰戶和肉芽間不斷前後磨擦。興奮的老婆更主動將右腳擡高放在電腦前的椅子BBIN电子游艺→外星争霸,点击进入上,好讓我可以更輕易碰到陰戶深處。

老婆摟著我頸項的手一早已經放開,她一手抓著那個在空中蕩漾的乳房,一手就伸進我的褲襠中,上下套弄著我的肉棒。我放開抓著她乳房的手,替自己脫去褲子,好讓迫得有點發痛的肉棒可以有更多空間。而且更可讓老婆的手在毫無阻隔的情況下快速套弄著我的寶貝。

「老公,快點進來吧!」老婆已經主動把內褲撥到一旁,露出她那個濕濕的陰戶。

剛才看著阿明欣賞著老婆的裸照,看著他雙眼發光似的盯著屏幕,而且還當場打手槍。雖然我都即時打了一炮,但現在仍然很興奮,所以平常愛吊吊老婆胃口的我,今天就很聽話地提槍從後插進老婆的小穴。

我從後看到老婆雙手按著桌子,被我一下一下推向桌子上的電腦屏幕,看到她被我幹得頭髮亂飛,突然想到將老婆的艷照播放出來,於是我空出抓著她腰肢的手,調教電腦將照片播出來。

「老婆,擡頭看看妳自己的照片。網友們日日夜夜就是看著妳這些照片。」我說。

老婆只是擡頭看著照片,並沒有回應我,於是我繼續說:「就是這一張,A兄看後說要來舔妳那又紅又濕的小穴哦!妳要他來舔妳嗎?」

「不要,我只要老公舔。」

「不要嗎?可妳現在的小穴夾得我緊緊的,是否正在想著被別的男人舔著小穴?」

「不是……不是……快點……老公……快點……」

「若妳不承認,我只好慢慢來,讓妳多些時間想清楚。」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但加大了前後擺動的幅度。我知道老婆最受不了我這樣幹她,因她說這樣會很吊胃口。

「你……又這樣,呀……當初不應……向你說。難受死了,不要再這樣……快點給我……」

「那妳快點說要哪一個去舔妳的小穴?」

「你說……哪一個……就哪一個……」

「就叫妳的好友阿明來舔妳的小穴,然後用他的小弟弟來幹妳。」我說。

「好……喔!阿明……來幹我喔!還要他……大力……力一點。」老婆說。其實我們都不是第一次把身邊的朋友當作性幻想對象,所以老婆都肯配合著。

我裝成阿明慣常的口吻說:「阿欣,讀書時我已經很想幹妳了,想不到現在真的被我幹到。」

「我……都等了……很久……快來……快來幹……我……啊!」

我們就這樣邊說著淫話,邊站在書房做愛。大約十分鐘後,我把精液全射進老婆的陰道內,然後兩人軟軟的躺在地上休息。

老婆先進廁所清洗,但她一進洗手間,就聽到她的叫聲:「老公~~你又用我的內褲打手槍嗎?骯髒死了!」

「沒有哦!」我裝出一副傻臉說。

「那為什麼我的內褲全弄濕了?而且又放在洗手盆旁。分明是你弄汙後用水洗了。」我走到洗手間門前,看著老婆一手高舉著內褲向我說。

我低頭裝作沈思一會,然後對老婆說:「真的不是我。但為何內褲會濕了,難道……」

「難道,難道什麼?我早說了不要再拿我的內褲去打手槍!」老婆叉著腰對我說。

我擡起頭一臉疑惑的說:「妳肯定那條內褲沒有濕,而且放在洗衣籃嗎?」

「我今早才換出來放在洗衣籃中的,怎會記錯?」老婆說。

我正視著老婆,裝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果然老婆疑惑起來,說:「不是有什麼問題吧?你的表情怪怪的。」

「我……算吧,應該不是的。」我說。

「什麼算吧?快點說。」

「沒有什麼,我想不是的。」我續說,但心中開始有點緊張。

「快說!什麼事?」

「剛才……剛才阿明上來幫忙修電腦,因為之前電腦不能上網。臨離開前躲在洗手間十多分鐘。會不會是……」我說。

「不會吧?有時阿明來時我都忘了收起內衣褲,但是從來都沒有發生過這種事。」老婆口雖這樣說,但我聽得出她都有點懷疑了。

「唔……哎呀!」我衝進書房的電腦前,跟著說:「老婆,原來是這樣!」

「什麼事?」老婆跟著我進書房,很緊張的說。

「剛才我叫阿明到來修電腦,但忘了在桌面有個資料夾寫著『阿欣自拍』。我想他是看過裡面的照片了。幸好大部份相片之前已經加密處理,而且移去別處了,這裡的十多張照片都沒有露出重要部位。」

我看到老婆的一臉蒼白呆望著我,一會後才懂罵我:「羞死了,你叫我以後怎樣見人?你……你這麼不小心,我……我……」

「對不起,我一向都很小心,只是這輯還未處理。不過那些相中,妳都只是擺一些性感點的姿勢,又沒有露出重要的部位,就當穿Œ长篇小说:txt303.com79;泳衣好了。」我說。

我看到老婆的臉開始泛紅著說:「當然不一樣了,那些姿勢這麼……這麼淫蕩。這……這次被你害死了!」

跟著一整個下午老婆都悶悶不樂,看了一會電視就躲在房中睡覺,但睡了一會又走出客廳看雜誌。總之坐又不是,站又不是。

其實老婆都已經答應我將照片上傳給網友看,我還以為她知道她的艷照被阿明看到後只會覺得尷尬,但想不到她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老婆,看到妳這樣坐立不安,不如我致電給阿明打探一下他有沒有看過好嗎?」我說。

「不要哦!我……」

「就讓我打探一下,若他沒有看過那妳就不用白擔心。」我說。

「但……若他看過了,那怎麼辦?」

「若他看了都沒有什麼問題。那些照只是性感一點,這些照片在網上都經常看到。而且他只看過,又沒有拿走,很快他就忘了。問清楚總比日猜夜猜好。」我一邊拿起電話,一邊說。

心裡慌亂的老婆跟本分辨不了我只是說了些似是而非的道理,沒有阻止我撥電話。

阿明很快就接了電話:「喂!阿明。」

「哈囉!阿偉。找我有什麼事嗎?」

「沒有,只是想謝謝你今天幫我修理電腦。」我說。

「你說什麼?我哪有幫你修電腦?我要謝謝你讓我看到阿欣的照片才是。」

「但今天你好像要弄很久才把電腦弄好,不像平時哦!」我說。

「啊?你今天發生什麼事?說話怪怪的。」阿明說「沒有,沒有,只是問問而已。」我說。

「若沒有事,那我要掛線。」

「好,沒有問題。」我說。

阿明掛線後,我繼續對著電話筒說:「是嗎?那輯相是在網上找到的?」老婆聽到我這樣說,雙手緊緊的抓著我,將耳朵靠過來。

我怕被老婆聽到對方早已掛線,於是把頭向另一邊靠,繼續說:「當然是真的。」

「怎會呢?那個怎會是阿欣?」我說。老婆聽到這裡,已經掩面走進睡房。我在客廳裝作繼續講電話,約十分鐘後才「掛線」。

我進入睡房,看到老婆抱著枕頭坐在床上呆呆出神,連我進來了都不知道。

「老婆。」我輕輕拍一拍她的肩說。

老婆擡頭看我說:「他……他真的看了嗎?」

我點一點頭說:「我極力說那是別人,但他認出了妳的內褲和項鏈,而且背景都認出了。不過我沒有親口承認,只叫他保守秘密,連對妳也不可提起。」

「那他還說了什麼?」老婆說「剛才心都亂了,都忘了他說什麼。只記得他說夫婦間拍這些清涼照都很平常,他都說他不應看這些照片,還向我說對不起,只是當他知道是妳的照片時,忍不住看了。到後來他都是說一些讚美妳的話,他說妳的乳型很美,腿又長、皮膚又白又滑;又說若知道妳可以這樣騷,就不會介紹給我了。」

「是嗎?」老婆低著頭說。

「最後……最後他還說,可惜沒有看到妳的重要部位,說很想看一看妳的乳頭。他說妳那兩顆小乳頭一定是很美的粉紅色,而且很想看看那濕濕的小蜜穴。若下次再拍,記得叫他一起看。」我特別說得色一點,希望燃起老婆的性慾。

老婆輕輕打了我一下:「你們這些男人都是這麼壞,一整天就想著看人家的身體。下次他再提起,叫他自己找個女友看。我是你老婆,怎可以給他看?唉!以後看到他多尷尬!」

「今晚不要多想,早點睡吧,過一陣子讓大家淡忘吧!」說罷我擁著老婆進入被窩。

 

 

 

 

我躺在床上,不斷想著今天的事,又想如何可以繼續調教老婆,讓她自願給阿明看她的艷照。就這樣躺在床上左思右想了兩個多小時都未能入睡。

平常很少在夜間起來的老婆,突然起來摸黑到洗手間。開始時我還以為她在睡前喝得太多水了,但過了十分鐘仍未見她回來。於是我起來走向洗手間,看到門只是虛掩。

再走近正想開口時,突然聽到老婆輕叫:「不要這樣看我。」

老婆為什麼這樣說?難道她碰到鬼怪,或者有賊入屋?

一頭霧水的我從門隙中看進去,從洗手台的鏡中看到光脫脫的老婆坐在廁板上,左手抓著乳房,右手中指就已經在陰道中進出,淫水多得連小穴附近的毛都濕了。很久沒有看過老婆自慰了,而且今次是偷看,可以看到真真正正的自慰。

我看到老婆仰著頭、閉著雙目,抓著乳房的手不斷搓弄,擠壓乳球,但有時都會用食指和姆指把玩那小乳頭;陰道中的手指抽插得時快時慢,看來並不急於立即得到高潮。

「不要再看這些相片了,多羞人。」老婆自言自語著,看來她正幻想著給人看到她的艷照。

「不要啊!看相片還不夠,還要來解開我的衣服……不要再脫了……不要脫我的胸罩……啊……你很壞……」

我看見老婆用手指撚弄著乳頭說:「不要吸了,很癢……很癢哦……噢!你的手指……弄死人家了……」

看到這樣的情景,聽著老婆的淫話,我早已脫下褲子在套弄著小弟弟了。

「不要再弄了,快……快給我。這麼羞人,我怎可說出口?」

想不到老婆幻想得這麼入戲,連調戲的部份都有。

「不要再在這裡磨了,我受不了,快來……我……我要你的……大陽具插進我的小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