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记域名:303zy2.com 旗下资源:在线视频采集 | 在线小说采集 | 在线图片采集 | 永久地址发布页

郑重承诺: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
公告:全新百G高速CDN上线,资源秒播。站长请添加QQ群:860700924(仅限站长添加)
站长指导,福利领取,工资计算,模板申请等采集问题,请联系站长:[email protected]
【大力扶持站长,帮助站长变现。长期提供服务器、域名、现金等扶持。5千IP以上月底结算工资,推荐站长采集立马发现金红包!】

当前位置
首页  »  制服诱惑  »  十九楼的情爱

十九楼的情爱-303资源

      

我,叫秦岳,今年27歲,是一家技術公司的工程師,公司主要是為金融企業設計應用軟件。身高一米七四,身材適中,不胖不瘦,戴一副銀邊樹脂的高度近視眼鏡,臉兒長得很嫩,到公司三年多了,平時和金融、保險、證券行業的人員打交道,常常對人家大哥大姐地叫,熟了以後才知道比我還小著幾歲,日子久了,見了生人我都不大敢叫些什麼,生怕又鬧出笑話來。

去年五月,公司和另一家計算機公司合作,為一家保險公司開發新的應用軟件。為了趕時間,雙方共十多名程序員被送到這家保險公司開設的一家賓館,包了整棟十九樓,機器架設得像蛛網似的。這層樓是丁字形的,頂樓走廊左側是我們編程組,右側是保險公司人員的測試組,中間延伸出去的走廊是幾間倉庫。

吃飯直接到二樓餐廳,我們這些人都很懶,平時的消遣就是聽聽音樂,看看影碟,更多的是上網、聊天,無論男人女人,都不喜歡上街。

我的機器架在1909號房,我報到的時候一個穿白色體恤衫、淡藍色牛仔褲,梳著馬尾的女孩正坐在另一台電腦前輕快地敲打著鍵盤,她戴著副眼鏡,耳朵上戴著耳機,輕輕地哼著歌。

會務組的人把我介紹給她,她恬然地笑著,摘下耳機和眼鏡,轉過頭來,她的皮膚白晰,眼睛由於摘下眼鏡,微微有點瞇起來,嘴唇很薄,嘴有點寬,整個人看起來清清秀秀的。

我只是客氣地向她點頭微笑,她也回以淡淡的微笑,假假的,以致於我們兩個人都忍俊不禁,真的笑起來。

通過會務組人員的介紹,我知道她叫許盈,是另一家電腦公司的職員,今年28歲,(我驚歎於她的年輕,看起來像是23、4歲的樣子,其實她同樣驚訝於我的樣子不夠成熟。)她說話時聲音柔柔的,糯糯的,非常好聽,不像是本地人,如果本地女孩用這種嬌嬌柔柔的嗓音說話,一定讓人感覺太做作,可她只是用家鄉音說普通話,聽起來就很好聽了,後來我才知道她是雲南麗江人。

從那天起,我們兩個人在一間屋子裡工作,負責軟件的前期開發工作,有了設計雛形再交給下一組人,所以測試組的人整天往另一組跑,要求改這改那,而我們只要按照設計需求開發編程就行了,每天很少人來打擾我們。

兩個人漸漸熟了,我才知道她23歲時就結了婚,可是兩年後就因為常年在外面跑,丈夫有了外遇,兩人平靜地分了手。我們平常也一起聊聊天,更多的時間,是我上網泡mm,而她聽音樂。她的衣服好像總是不換似的,天天都是那件蓋住大腿的肥大t恤衫,淡藍牛仔褲。

一天上午,她出去了,我覺得腦子有點累,就存了開發的源程序,登錄上了網絡。這兩天總和她在一起,一直不敢上常去的網站。我熟練地敲入網址,登錄了一個情色網站,嘩,幾天不來,更新了好多內容。我多開了幾個窗口,等著笨貓打開美女圖片,然後從第一個窗口打開一部黃色小說,點了一枝煙,津津有味地看起來。 過了會,有點尿意,我就去上洗手間,每間屋裡都配了洗手間,大家熟了,我也不在意,就用她屋子裡的。

等我出來,不由心裡一驚,臉騰地紅了,她正彎著腰,站在我桌子邊上,彎著腰,點擊著鼠標,色彩艷麗的一幅美女口交圖正展示在屏幕上。我站在那兒,不知是過去好,還是藏起來。她發現我回來了,嗖地一下站起來,清秀的臉上也有點紅,不太自然地挽了拘鬢角的頭髮,嗓音柔柔地說:「好呀,看這種東西,真搞不懂你們男人,有什麼好看的?」說著鼻子輕輕皺了皺,俏皮極了。

我尷尬地向她笑笑,說:「呃…只是閒著無聊,隨便看看,嘿嘿,嘿嘿。」

她咬著唇,黑白分明的眼仁斜睨了我一眼,那神態,就像小鳥睇人,動人極了,我心中不由一蕩。她已經轉身哈下腰去,用鼠標點開了第一個窗口,用挪揄的口吻念著我在網上的註冊名:「蕭十一狼,中級會員,積分55,嗯,回復的是……啊,感情細膩,描寫入微,如果場景更新穎些……」

我紅著臉,又不好搶著去關掉,困窘的目光落在她身上,這才發現她今天穿的是白色t恤,紮在牛仔褲裡的,腰肢好細,兩道優美的曲線向下方延伸,宛宛然一具美臀,把淡藍色牛仔褲繃得緊緊的。通常幹這行的女人由於整天坐著,體態都不太好,屁股不是太胖,就是太瘦,像這樣豐腴、圓潤的優美臀部很少見。

她一面念,一面回頭向我笑,忽然發現我的眼神不對,看了一眼自已,發現自己正挺著屁股,以一種不太雅觀的姿勢在一個男人面前哈著腰,忙站了起來,羞笑著嗔道:「混小子,看什麼呢?」

我一驚,清醒了過來,看到她雖然羞紅著臉,倒沒有惱怒的樣子,就訕笑著說:「許姐,沒…沒看……」說著自已也覺得剛才表現得太明顯了,無法掩飾,訕訕地住了口。

許盈白了我一眼,回到自已座位坐下,神情恢復了正常,對我說:「好好幹活吧,兄弟,男人沒個正經的。」我無言以對,忙掛斷了網絡,眼角的餘光往她那邊掃了一眼,看到她一雙大腿也很優美,奇怪,以前怎麼沒有發現。

好一會兒,我才平靜下來,中午睡了午覺,下午還是懶懶的,玩了會兒極品飛車,百無聊賴,就上網下了一部李涼的武俠小說《矛盾天師》看起來,由於身旁坐著位小姐,我當然不敢再自討沒趣看別的。不過她平常不帶眼鏡,我如果看的是色情文章,她也不知我在看什麼。

許盈探頭過來,向我的電腦瞄了瞄,我謔笑著說:「看啥看啥,健康得很,你要想看,我告訴你網址,自已上吧。」

許盈柳眉一挑,悻悻地說:「去,沒點正經,我要想看,還用你說?我自已不會找嗎?我看的時候……~」她發覺說漏了嘴,臉上一紅,不吱聲了。 我好奇地問:「許姐,你也看呀?你常上哪個網站?」我在網上聊天,也有幾個無話不談的膩友,反正有網絡這張遮羞布擋著自己的面孔,誰也不認識誰,所以什麼都敢說,有個四川女孩就向我要情色小說,傳了幾部給她,後來乾脆告訴她幾個網址,在qq上也交流過看後的反應。

許盈裝作沒聽到,看看我用readbook閱讀的那篇小說,又皺了皺鼻子,岔開話題說:「李涼?他的小說寫得都是小孩子,我比較喜歡金庸、古龍的作品,古龍的作品意境和文字都很美,金庸的作品更適合大眾口味。」

我接過話茬說:「古龍的作品我也每部都喜歡,金庸的小說『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有七上八下之說,至少有一半並不怎麼樣。」

許盈說:「誰也不能字字珠璣吧?《射鵰英雄傳》一部精品足以使他成為大家了。」

我笑著說:「喔,那部殘疾人文學?」

她好奇地問:「什麼?什麼意思?」

我向她解釋說:「那部書中的人物性格都有嚴重缺陷,是感情上的殘疾人,比如郭靖未出生已父喪、楊康是再婚家庭的孩子、黃蓉缺乏母愛、黃藥師中年喪偶、穆念慈全家得瘟疫,自己是孤兒,中神通王重陽是一個失戀的大俠,西毒和嫂子偷情,還有個私生子,南帝是紅杏出牆的犧牲品,北丐是貪吃的大英雄,周伯通是弱智,梅超風是死了丈夫的寂寞高手,柯鎮惡……」 我還沒有說完,許盈已經格格地笑個沒完,笑得紅雲上臉,對我說:「就缺德吧你,虧你想得出。」

我定定地望著她,幾綹秀髮垂在額頭,清秀的臉龐,小巧的鼻子,微微上翹的唇角……,我情不自禁地歎道:「許姐,你真美。」她秀眉一蹙,嗔怪地望著我,張了張嘴,看見我一臉真誠,感覺出我是真心地在讚美她,所以臉上閃現出一抹羞色,嘴唇抿了抿沒有說話。

我鼓起勇氣,又說:「你的嘴唇也很美。」

她裝做生氣的樣子,鼓起腮幫子氣鼓鼓地說:「得寸進尺了是不?」說著忍俊不禁,格兒一聲笑出來。

我涎著臉皮繼續拍馬屁,說:「嘖嘖嘖,一笑如黃鸝鳴柳,真是好聽。」

她紅著臉,睨了我一眼,沒有吱聲,我看得出她心裡很高興,就坡上驢,又說:「呵,只是不出聲的微笑,就已一笑傾城,再笑傾國了。」

她板著臉忍笑,故意問我:「我不笑,你怎麼說?」

我搖頭晃腦地說:「唉,這樣的美人,千萬別笑,不笑都讓人神魂顛倒了,一笑還得了。」

她再也忍不住撲哧笑出聲來,滿臉紅暈地搡了我一把,說:「去死吧你,跟姐姐我這麼隨便。」

我怔怔地望著她的美態,克制不住心中的愛意,緩緩站起來,有種要把她擁在懷裡,恣意親吻的衝動。

她警覺地看著我,下意識地拿起一個筆記本,擋在自已的唇上,只露出一雙溫柔的,帶著點夢幻的眸子,吃吃地問我:「你…你要幹什麼?不許亂來,我…我要喊人了。」

我看著她那副小白兔似的可愛模樣,被她弄得心裡癢癢的,可是她半真半假地威脅我,我倒是不敢放肆,靈機一轉,故意湊近她,使得她膽怯地向後仰,臉也再次紅了起來,才咳了咳,用奶聲奶氣的語調對她說:「我……,我……,阿姨我要去廁所,你在想什麼啊?」

說完我哈哈大笑,轉身就跑,許盈手腳倒是利索得很,腿飛快地抬了起來,饒是我逃得夠快,還是被她在屁股上踹了一腳,我哎喲一聲,假裝跌倒,引得她在身後發出一陣銀鈴似的格格嬌笑。 經過這麼一鬧,我們的感情親暱了許多,平常也開開玩笑,偶而我會講些黃色笑話給她聽,惱得她小粉拳捶著我,罵我色色的,不是好東西

五月的天空,沒有初春時的風沙和冷峭,太陽很暖和,風清澈而柔和,樓下小區內的花草樹木在春末的風中搖曳,年青而充滿活力。這天,一場春雨後,空氣清新,路面卻很快被曬乾了。我靜極思動,跑到書店逛了逛,買了兩本c++語言方面的書,施施然地往回走,路過過街天橋,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原來是她,一個賣盜版碟的小販正和她發生什麼爭執。

我好奇地走過去,站在圍觀的人堆裡看,原來她蹲在那兒挑了半天,沒找到合適的影片,要走時被小販攔住,說她呆了那麼久耽誤了他的生意,非讓她買幾張,而且要價也高了些,她自然不肯,我猜那小販是聽她是外地口音才欺負她。

我笑嘻嘻地在一邊看,她居然沒有看清我,清秀的臉龐有些漲紅,一著急,家鄉味更濃了,粘粘的,糯糯的腔調,同他爭辯著。

我看那小販手裡拿的倒也是新出的影片,就走過去說:「算了,算了,十塊錢三張,給我吧。」

這時她才認出我來,倔強地拉開我拿錢包的手,說:「不給他,太霸道了,你怎麼這麼膽小怕事?」 我聽了有些生氣,幫她解圍,怎麼反而顯得我膽小怕事了?那小販見生意又被她破壞,氣急敗壞地推了她一把,正推在她的胸口上,她的臉騰地紅了,羞急地道:「你……你這人……」

我見了,拽住小販的衣領把他忽地一下拎了回來,他身高和我差不多,長得比我還瘦,我心裡倒不怵他。只是想不到那混蛋反應很快,反手一拳打在我的鼻樑上,眼鏡飛了,我也懵了,鼻樑上刮破了一道口子,鮮血直流,那個混蛋緊接著又是一拳打在我的嘴上,嘴唇裂了,嘴裡有血腥味。

我渾身的血一下子湧上了頭頂,只覺得血流加速,以至於頭頂有種嗖嗖的酥麻感覺,由於我是高度近視,制服诱惑:txt303.com9968;摘了眼鏡,只覺天旋地轉,到現在我也想不起怎麼和他打架的,只知道後來是不斷尖叫的許盈在叫累了以後,才想起來拉架,被打得興起的我在肩膀上捶了她一拳,才把我拖走。

後來她告訴我,那小子可慘了,誰叫他留著一頭長頭髮呢,被我一把抓住,摁著不鬆手,他頭都抬不起來了,怎麼動手,被我劈頭蓋臉,連踢帶踹,打得夠慘,她跟我說起來時,眉飛色舞,神彩飛揚,好像是她那麼神勇似的。

那天回來,先應付了會務組的領導,就回屋去休息,剛剛打架時倒沒什麼,這時才覺嘴唇腫了起來,麻麻的沒什麼感覺,只有腥鹹的血絲味在嘴裡。她來看我,我想起她說我膽小怕事,就說:「我是個膽小鬼,你理我幹什麼?」說著就閉起眼睛不理她,其實也是不戴眼鏡,眼前發虛,看東西容易對眼,所以不好意思睜開眼。

她聽到我是因為她說了我一句『膽小怕事』才不理她,倒是又好氣又好笑,靜靜坐在我身邊也不說話。

屋子裡很靜,她坐得很近,我聞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氣,非常好聞,那不只是香水的味道,而是混雜了年輕女性的體香。

我側躺著,微微瞇著眼,睜開一條縫,看到她一條大腿就擱在我眼前,由於很近,我看得很清楚,乾淨的藍色牛仔褲細紋,而繃在它下面的那條大腿,一定很結實,腿形的曲線一定很優美,因為眼前的它是渾圓的,修長的,壓在床上的一面的形狀使我可以意會她的身體可能會多麼的柔軟、富有彈性

我心跳快了起來,有點不好意思地仰躺著身子,看了她一眼,只是眼睛不自然,又閉上了。

說她蘭心惠質,一定不假,或者因為她也近視吧,她格格地笑了起來,跳下地對我說:「我去給你配副眼鏡,你那副只碎了一個鏡片。」

我扭轉身不理會她,她哈下腰笑嘻嘻地看我,我的肩膀忽然感到一種異樣的感覺,那樣富有彈性,而又柔軟的觸覺使我立刻意會到那是她的乳房,我的心怦怦直跳,全身的觸覺神經似乎一下子都集中到了我的右肩上。

我姿意感受著那種美妙銷魂的感覺,柔軟,有彈性,熱力逼人,是大?還是小?圓嗎?白嗎?我胡思亂想著,肩膀不由自主地住上聳了聳,試圖感覺得更真實,可惜這一動被她感覺到了自已與我的接觸,輕呼了一聲,猛地閃開了。

我的臉紅了紅,假裝不知道,閉著眼不動,聽到身後她的呼吸細細的,可又透著急促,一會兒,她忽然伸出手,扳我的肩膀,我被她扳過了身子,莫名其妙地看著她,想:「她……不是要打我一個耳光吧?」

我下意識地捂著臉,說:「別打我,我的臉已經像個豬頭了。」

她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然後慢慢低下頭來,我看著她的眸子越來越近,好黑,好亮,好大……

「唔?」我驚愕得來不及閉上的嘴唇被她輕輕地吻了一下,我的腦袋「轟」地一下,嘴張得更大,臉上的表情一定像極了傻瓜,以致於她本來有些羞意和紅潤的臉頰漸漸漾出甜美得彷彿沁出蜜來的笑容。

我呆呆地看了她好半天,才慘叫一聲。

她緊張地看著我,又向外面看看,回頭再看看我,低聲地問:「怎麼了?」

我傷心地捶著床,帶著哭音說:「我的初吻,我的初吻吶,被你奪走了。」

她的臉漲得通紅,有點惱羞成怒了,嬌嗔地捂我的嘴,小聲地但是惡狠狠地說:「你……你這個混蛋……」

我忽然一把抓住她的手,眼裡帶著笑意問她:「可不可以答應我這混蛋一件事?」

「啊?」這回換她呆呆的像個大傻瓜了,但隨即恢復了常態,以狐疑的眼神瞟向我。

我溫柔地注視著她,哀求道:「你能不能答應我……」

「嗯?」

「把這個吻過兩天再給我?」

「呃?」

「因為……我現在的嘴唇腫得跟豬嘴似的,怎麼感受你嘴唇的柔軟,你嫩舌的香滑,你……」

「不、準、再、說!」她瞪大了一雙不算太大,可是卻充滿溫柔的眼睛威脅我,只是她的眼睛實在沒有什麼威脅力,她的聲音也軟軟柔柔的起不了恐嚇的作用。我不說話,可是瞟覷她的眼光曖昧兮兮的。

「喂,看什麼看?當心我把你的眼珠子挖出來!」她張牙舞爪的,只差沒學小狗露出牙齒吠叫,可是小臉卻刷地一下紅了。

我依然望著她,可是卻不再是戲謔的眼神,而是真的從心底裡湧起一種愛慕的,溫柔的光。

她靜下來,目光游移到別處,不敢和我對視,一份不知名的和煦情愫,在難以察覺的步調中,拉近了我們的距離--

從那天起,我們之間覺得感情非常親暱,我開始關注她,趁她不注意時打量她的身體,她的一顰一笑。而她和我的話也多起來,最大的變化是她的衣服開始變化,不再那麼不修邊幅。

我驚訝於原來她有那麼多漂亮合體的衣服,問她問什麼以前不穿,她聳聳肩說:「整天悶在這兒,穿給誰看?」

我立刻問她現在為什麼又穿了,把她恨得牙癢癢的,笑著追打我,有意無意地,身體的接觸自然而頻繁了,常常使我的下體不由自主地勃起,卻又無可奈何地讓它軟下去,晚上,有時我會閉上眼睛,幻想著她身體的模樣,她可能展現的姣態自瀆,在幻想中發洩對她的愛意。

這天傍晚,為開發一個接口程序,到了晚上九點多,人困馬乏,只好借煙醒神,許盈嘟起紅艷逗人的嘴唇嘟囔著去開窗子,我看了自覺地乖乖到洗手間去,打開抽氣扇吸煙。忽然,我無意中看到橫桿上掛著一件小小的白色蕾絲三角褲,我忍不住把它拿了下來,好小的一件三角褲衩,薄薄的,軟軟的,用掌心就可以團起來,我禁不住想起了常常偷看的她那渾圓俏挺的臀部,雖然看起來是那麼輕盈,可是這小小的三角褲怎麼可能把它包裹起來?如果穿上它,那麼一定有兩瓣白嫩的屁股露在外面,那該是何等的動人呢?這薄薄的白色面料,能否遮蔽住她的陰部呢?會不會可以看出淡淡的黑色陰影?如果她穿著這小小的三角褲趴在床上,扭動那迷人的豐盈美臀,用她那醉人的語調暱喃著,喔,受不了了。

我幻想著,下體不由自主地被這香艷的畫面刺激得膨脹起來,我熄了煙,拿著那件小小的三角褲頭湊到鼻子底下聞,一股清淡的肥皂香味,她的下體,是不是也這樣的潔淨,清香呢?我的另一隻手隔著褲子捏弄著自已的下體……

好久好久,我才緩和了自已的情緒,把三角褲原樣掛回晾桿上,回到裡屋。

許盈坐在計算機前,似乎正打著計算機,可是我敏銳地發現她的細白的手指在發顫。

仔細看她的臉,那白晰的皮膚簡直變成了醬色,露出的一截脖頸都像煮熟的蝦子似的紅紅的,她微聳的酥胸急促地起伏著,她用力深呼吸,掙扎著捉回正常的吐納頻率。

我心中一跳,她發現了嗎?不會啊,雖然我沒有關門,可是廁所在一進門的地方,從這個角度不可能……

我忍不住扭頭往洗手間方向看了一下,沒問題,視線在回來的那一刻,忽地瞥見衣櫃上那面大鏡子,正反射著洗手間的一切,老天啊,糗死了,你劈開一道地縫讓我跳下去死了吧,我在洗手間的一舉一動,通過洗手間的鏡子反射到這面穿衣鏡上,從這個角度剛好看得清清楚楚。

我的心「噗通」地跳起來,眼角偷偷地看了她一眼,她的臉上沒有怒意,一排細白的牙齒輕輕咬著唇,那種忸怩的表情,那種女孩春情蕩漾的羞意,真是迷死人了。

心一橫,原本隱藏的愛慕,在被發覺的這一刻,已經無所謂秘密了,我想吻她,我想抱她,我想……。就算她不同意,我猜她也不會叫別人知道。

這份認知使我鼓起了勇氣,我們兩人本來是並排坐著的,我忽地一扭身子,對她說:「許盈……」

「啊……」許盈的嬌軀猛地一震,可能她心亂如麻,這半天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電腦上敲些什麼,我一叫她,她像被電了一下子似的驚跳了起來,說:「什麼?」

她那雙不戴眼睛時微微瞇起,總像是在向我微微地笑的眸子只來得及閃過一抹羞色,我已經深深地吻住了她的唇!她的唇比我想像的還要香,還要軟,有種清涼的甜甜的感覺。

她的小嘴驚愕地張著,還來不及閉上,我的舌頭已經伸進了她微張的口腔,纏繞上她那熱熱的、濕濕的、美味的小舌頭,體會那種唇齒相接、相濡以沫的感覺。

許盈傻傻地坐在在那兒,仰著身子,任我緊緊摟住她充滿清郁香氣的誘人的身子,一副完全不明瞭自己身在何處的若睡似醒的神態,嬌憨的表情中,扇弧形的眼瞼半掩著星眸,透出慵懶恍惚的眼波,我從不曉得清新純潔與魅惑可以同時並存於同一具軀殼內。

「別,秦岳,你…別…」她似乎醒過來了,扭轉了頭使勁地用小手推我,不知怎麼,興奮中我感覺到她嬌美的身上散發著奇幻誘人的引力,她的味道真好,一股細幽、淡雅自然的芳澤從髮膚之間泌出來,透著甜香,鮮嫩如初春早放的蘭芷,那是專屬於年輕女子的馨恬氣息。

我摟緊她不放,她的掙扎使椅子倒在了地上,雖然關著門,她還是全身一激靈,不敢再掙扎了,被我擁抱著退了兩步,低聲地哀求說:「秦岳,好弟弟,好哥哥,求求你,別鬧了,我……我……」

賓館的房間不是很大,她向後一退,腿窩碰到了她的床邊,整個人都倒在了床上。

我像是被磁石吸住的鐵,一刻也捨不得放開她,隨著她的跌倒,壓在了她的身上。 由於有我的身體壓著她,我可以一手控制住她左右閃避的頭,去親吻她的小嘴,另一隻手在她身上亂摸起來,我說著:「許盈,你太可愛了,真的,我好喜歡你,我做夢都想著你,給我吧,我愛你,給我。」

許盈氣喘吁吁地推我,一邊輕叫著讓我走開,可是掙扎了一陣沒了力氣,我紋絲不動,反而她身體的扭動強烈刺激了我的性慾,陰莖硬硬的,熱熱的向上挺起,貼在我的小腹上,連我自已的腹部都感到了它的熱力。

由於天氣熱了,大家穿得都很少,我只穿了一件休閒燈籠褲,今天她下身穿一件薄薄的八分褲,我的陰莖壓在她的小肚子上,她立刻便感覺出了那是什麼東西,她的臉更紅,可是身子反而不敢扭動。

我的手伸進了她的上衣,撫摸著她的乳房。她的乳房給我一種嬌小的感覺,就像一對可愛的鴿子,皮膚光滑極了,那小小的乳頭在我的撫弄下豎立了起來,呼吸變成了嬌媚的呻吟,上衣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被我解開。

她在我的撫弄下身體發出一陣陣輕微的顫抖,用同樣顫抖的糯甜的聲音哀求我:「求你,鎖上門,被人看見。」

我心中大喜,趁機威脅她說:「我關上門,你不許耍賴?」

她紅著臉蛋,委屈地點了點頭。現在對別人闖入的恐懼,使她放棄了一切矜持。

我跳下床,跑去飛快地鎖上門,然後又跑回來,猴急地躍上床。

許盈紅紅的臉蛋性感極了,她嬌羞地抱著被子,戰戰兢兢地看著我。

我一把摟住她,溫柔地說:「許盈,我發誓,我是真的非常喜歡你,你是那麼可愛,那麼迷人,有時候,我忍不住,一個人躺在床上,想著你的模樣………嗯……ᦁ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