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记域名:303zy2.com 旗下资源:在线视频采集 | 在线小说采集 | 在线图片采集 | 永久地址发布页

郑重承诺:资源永久免费,资源不含任何联盟富媒体弹窗广告!
公告:全新百G高速CDN上线,资源秒播。站长请添加QQ群:860700924(仅限站长添加)
站长指导,福利领取,工资计算,模板申请等采集问题,请联系站长:[email protected]
【大力扶持站长,帮助站长变现。长期提供服务器、域名、现金等扶持。5千IP以上月底结算工资,推荐站长采集立马发现金红包!】

当前位置
首页  »  家庭伦理  »  我姐、我爱、我性狂

我姐、我爱、我性狂-303资源

      

我姐姐是一個十分嚴厲的人,在我的生活中很大一部分充當了母親的角色,特別是我在讀大學時,因為離家到了姐姐工作的城市,姐姐更加對我嚴格,儼然把我當成了小輩來教育。

那天是周末,姐姐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說公司有事就離開了家,走之前還不忘打扮一番,看著姐姐身穿著一條艷麗的紫色連衣裙腿上穿著黑色的蕾絲絲襪,裙子的邊緣剛剛能夠遮住絲襪的蕾絲邊,仿佛裙底的風景只需要輕輕撩起裙子就能看見。我看見姐姐這身打扮出門就對她說公司有事的借口嗤之以鼻,明明去約會還騙我,我到要看看她男朋友長什麼樣居然能吸引我姐姐,在這就不得不說一下我姐姐的樣貌了,她完全繼承了母親的婉約,看起來有一種氣質,特別當她穿著制服的時候尤為突出,一米七的身高顯得她十分高挑,不過她並不是一個骨感美人,相反她是一個豐滿的女人,她豐滿的乳房圓潤的臀部讓男人一看就有了沖動,當然姐姐一直是我意淫的對象。閑話少說轉入正題。

當我看到姐姐出門,我就決定跟上去一看究竟,打了一輛車跟著她來到了她的公司。我心想難到姐姐沒騙我,真的是公司有事?這時我看到大廳里一個人都沒有不像是上班的樣子,猶豫了一會我還是決定上去看看。當我上到樓上姐姐辦公室的時候我在門外听到了一男一女的聲音。

「嗯,你那麼急干什麼?這時候又沒人我們的時間多的是呢!」「嘿,寶貝我這不是想你了嘛!出差那麼久都沒見你,想你想得心慌。」「哼!就會油腔滑調,想我怎麼不給我打電話?」「我這不是沒時間嗎?」「沒時間?不過是你的借口吧,是不是又在外面找了新歡,有了新人就忘了我了?」「哪能啊!我忘誰也不會忘了你啊。」「說得好听,那你答應我的事呢?」這時姐姐的聲音由開始的像情人撒嬌的口氣變得有一些不滿。男人也听出了這一點立刻答道︰「快了,快了,這不是快了嗎!」「就會敷衍我,上次……嗯」姐姐還想說什麼結果聲音被什麼堵住了。

我十分的好奇姐姐的男朋友是誰,于是就悄悄的來到了門邊,我被我說看到了驚住了,原來那個男的我認識他是姐姐的老板,而且他是有老婆孩子的人,姐姐居然當起了老板的情人,一下子姐姐在我心中那個嚴厲的形象就崩塌了。

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我又看到了一個既讓我熱血沸騰又痛心疾首的畫面。只見姐姐的高跟鞋不知道什麼時候脫掉了,她的雙腳勾著男人的脖子,身子被壓在辦公桌上,連衣裙也被她老板脫掉了一半,那豐滿的乳房一只被老板隨意的揉捏,一只被老板的大嘴來回的舔弄,我注意到老板的另一只手已經伸到了姐姐的裙子底下,而姐姐在不住地扭動著自己的身子。這時老板說道︰「寶貝你還是那麼浪啊!連內褲都沒穿,是不是一直想被我干啊,看看你小穴都濕成這樣了。」一邊說一邊把他那只伸進姐姐裙底的手移到姐姐面前,仔細看的話可以看到手上那晶瑩的銀絲。

「討厭,你壞死了,還不是你叫人家不穿的,害人家坐車的時候老感覺司機在看人家,現在你還來說人家你壞死了。」「男不壞女不愛嘛,一個月沒見你的胸又大了。」老板說著用力捏了捏姐姐的乳房。

「哦……好舒服……哦……大了還不是你的功勞。」「哈哈」老板笑了笑沒在說什麼,只顧著埋頭享受著眼前的美味,而我在門外看得也是欲火難耐,姐姐一下從一個嚴厲長輩變成了一個在別人胯下承歡的女人的轉變,雖然讓我的心有一點小小的刺痛,但更多的是一種禁忌的快感。這時耳邊又傳來了姐姐的聲音,不過這聲音充滿的嬌媚。

「嗯……你的嘴還是這樣厲害……哦……陰蒂……哦……咬我的陰蒂……嗯……好爽……啊要去了……啊」說著只見姐姐在老板的口下達到了高潮,身體在顫抖,小穴里噴出了大量的淫水,以至于老板的口都來不及吧淫水全都吞掉。

「嘿嘿,你的淫水還是那麼好喝,你滿足了,我還沒滿足呢,你知道要做什麼了。」說著老板把他那丑陋的肉棒伸到了姐姐的面前,姐姐沒有猶豫就把它含在了口中,一邊用嘴吸著肉棒手還一邊搓這睪丸,時不時還用舌頭舔舔龜頭和睪丸。

「哦,好爽你的口技又有進步了。」老板一邊享受著姐姐的服務一邊不忘用手玩弄姐姐的乳房,特別是櫻桃大小的乳頭更受到了重點的照顧,在老板的玩弄下已經十分的高挺。我注意到姐姐的小穴正不斷在往外流著淫水,那小穴似乎在刺激著我去用力的貫穿它。

這時姐姐吐出了老板的肉棒,用手搓弄著,一邊用另一只手伸進自己的小穴摳弄,口中還不斷的發出呻吟聲︰「哦……哦……我想要……快來插我……我的騷穴好癢。」老板听到姐姐那呻吟無異于吃了春藥一樣,立刻把他那堅挺的肉棒一下插進了姐姐那滿是淫水的小穴中,並立刻大力的抽送起來、「哦……就是這樣……哦……好爽再快點……嗯……用力……嗯……」姐姐在老板的抽送在發出了舒爽的聲音「不要停啊……嗯……我要你在後面用力的干我……哦」听了姐姐的話老板抽出了肉棒,讓姐姐轉過身用手支著桌子,自己從背後插入姐姐的小穴中。

「對……哦……就是這樣……用力……我要不行了……啊……」之見姐姐在老板的抽送之下又達到了高潮,不過這次老板並沒有放過姐姐而是繼續的在干著姐姐,而且抽送的速度越來越快,姐姐那豐滿的乳房像吊鐘一樣前後搖擺著,不斷的在刺激著我的眼球和神經。

「啊,我也快射了。」這時老板進入了最後的沖刺階段。

「射了」「哦……好熱……啊又高潮了……啊」姐姐在老板把精液射進小穴時再一次達到了高潮。

看到老板把肉棒拔出小穴時流出的精液與淫水,我感到我的肉棒已經快達到了極限,高高的翹了起來。看到姐姐在清理小穴以後,我悄悄的離開的姐姐的公司回到了家中。回到家里,我的心並沒有因為離開了那個辦公室而平靜下來,肉棒也還是硬硬的,我回到房間拿出原來偷偷藏起來的姐姐的絲襪,套在肉棒上面打起了手槍,乳白的精液射在絲襪上,讓我又像是看到了姐姐被老板射在小穴里的樣子。

「姐姐你是我的,我會得到你的。」在發泄了欲望之後我心里默默的想著。

晚上十二點多姐姐才回到家,看到我還在看電視就又擺出了往常那種嚴厲的姿態叫我馬上睡覺,起身往房間走的時候我注意到姐姐的臉上散發出一種嬌媚的氣息,面帶紅潮眼楮也似乎要媚得滴出水來,我心想姐姐一定在回來之前又讓那男人好好的揉捏了一番,姐姐的嚴厲的表情與那紅潤的臉色,讓我想立刻把她按到在地好好鞭撻她讓她知道我已經不是那個只會看她臉色的小孩了,不過我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我要的是姐姐徹底的臣服與我的胯下。

回到房間後我開始思索怎麼才能讓姐姐臣服與我,讓我能隨意的享受她的肉體,我左思右想決定就拿姐姐當她老板的情人這件事來要挾她,我就在慢慢構思這我的計劃中沉沉的睡去,在夢中姐姐在我的身下婉轉承歡,而我肆意的揉捏著姐姐豐滿的乳房,看著我的肉棒在姐姐的小穴中不斷的抽插,突然夢中的男人變成了姐姐的老板,我猛的醒了過來。

「哼!姐姐是我一個人的,遲早有一天她只會屬于我一個人。」我醒來之後自言自語道。

之後的幾天我一直心不在焉,課什麼的一點都听不進去,心里一直在想著怎麼能讓姐姐就範。又是一個周末,我偷听到姐姐的一個電話,又是她的老板打給她的要她晚上去公司一趟。至于去干什麼我心知肚明,我意識到我的機會來了,打完電話之後姐姐對我說晚上有事要出去可能今天不回來了。我「嗯」了一句算是答應。隔了一會我借口要去同學家,就背這我事先準備好的工具就出門了,姐姐也沒在意,只是叮囑我早些回來。我坐車來到了姐姐的公司,門衛看見我也沒在意因為我很多次來姐姐的公司找她。我一個人上了樓來到姐姐的辦公室,把我準備好的針孔攝像機放在了書架頂層和空調里,就離開了辦公室。我在外面晃悠了一圈就回到了家中,正好這時姐姐也要出門,看到姐姐又打扮得十分性感的樣子,我的肉棒不由的堅挺了起來。

回到屋子里打開電腦,接通辦公室里的攝像頭,半個小時後姐姐的身影出現在了畫面里,姐姐坐在辦公桌前似乎顯得心不在焉,這時一個電話打來,姐姐接起電話不一會姐姐的臉上就出現了一絲紅暈,我感到十分疑惑,只見姐姐掛斷電話以後來到了一個櫃子前從里面拿出了一包東西,姐姐這時脫掉了全身的衣物連腿上了絲襪也沒有放過,當姐姐赤身裸體的出現在畫面里時,我十分的亢奮以至于我要把褲子脫掉讓我的大肉棒獲得空間,我一邊注視著姐姐的動作一邊用右手打著手槍,姐姐這時拿出了袋子里的東西穿了起來,原來那是一件紫色連體絲襪,看著姐姐穿上絲襪,我更加興奮了,原來絲襪在乳房和陰阜的地小说来源:txt303.com;方都開了洞。這時又一個電話打來姐姐接完後就躺在了沙發上,一只手自己撫摸著乳房,一只手的手指神入到自己的小穴里不斷的摳弄,不一會姐姐似乎就不能滿足于自慰,通過畫面看到她的身體在不斷的扭動,在渴望有人這時能狠狠的干她。

這時門開了,老板從外面走了進來,他轉過身鎖上門,二話不說就掏出肉棒放入姐姐的口中,姐姐一舔弄著肉棒一邊用手自己玩弄著乳頭,老板也把手指伸到姐姐小穴里用力抽插起來,姐姐在老板的手指下已經不能好好的為老板口交,只好用手搓弄著肉棒,十分鐘以後姐姐在老板的手指下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淫水從小穴里噴了出來弄得沙發上都是晶瑩的液體,這時老板以老漢推車的姿勢把肉棒一下插入了小穴之中,立刻開始用力的抽插起來,姐姐的頭和乳房隨著老板的抽插都在不斷的搖擺,接下來的兩個小時里兩人從沙發到辦公桌到地上甚至在辦公室的落地到地上甚至在辦公室的落地窗前不斷做愛,最後老板在姐姐的口中射出了精液,看著姐姐吞下精液時我也射在了屏幕上。姐姐最後就把衣服穿在了那件連體絲襪上就和老板離開了公司。

第二天我從學校回到家里,看到姐姐沒有在家,于是就來到了姐姐的臥室,我驚奇的發現昨天的那件絲襪就放在了椅子上,我拿起絲襪,還能聞到姐姐做愛時留下的淫靡的氣味,我把絲襪偷偷的收了起來。準備開始我的計劃。

這天姐姐一個人在家接到了一個電話,電話里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是李雪小姐嗎?」「我是,請問你是誰?」姐姐答道。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這有一些東西是有關李雪小姐你的。」男人並沒有回答姐姐的問題。

「你到底是誰,不說我就掛電話了。」姐姐因為男人的語氣有一點憤怒了。

「不要著急,你到門口看看就不會掛我電話了。」男人的語氣似乎很肯定。

「無聊。」說完姐姐就掛斷了電話。不過姐姐的心里也有一些疑惑門口究竟會有什麼呢。猶豫了一會姐姐還是來到了門口,打開門開到地上放著一個小箱子,姐姐疑惑的把箱子拿進屋里,打開箱子,姐姐驚呆了,箱子里就放著前幾天她穿著與老板做愛的連體絲襪,還有一張光盤。姐姐坎坷的把光碟放入到DVD中,電視里的畫面讓姐姐感到既害怕又憤怒,原來光碟里放的就是那天她與老板在辦公室里做愛的畫面。

這是電話又響了起來。

「怎麼樣李雪小姐,我的禮物是不是很吸引人呢?」電話那頭傳來了男人嘶啞的聲音。

「你到底是誰?你想怎麼樣?」姐姐憤怒的對電話吼到。

「嘖嘖!不要那麼激動嘛,你說萬一這些東西傳到你公司或者網上有什麼後果你很清楚吧!」男人不急不慢的說道。

「你不是就想敲詐我嗎?要多少你說。」姐姐說道。

「錢?嘿嘿,有比錢更吸引我的東西,你知道吧?」「你休想!!」姐姐憤怒的掛斷了電話。

「嘟……嘟……」電話又響了起來。

「你到底想怎麼樣?!」姐姐吼道。

「你怎麼了?李雪。」電話那頭卻傳來的是姐姐老板的聲音。

「是你啊!沒什麼我剛剛有點激動罷了。」姐姐听到不是那個男人語氣也變得平緩起來。

「沒什麼事就好了,其實今天打電話給你是想給你說一件事。」電話那頭的聲音有一點心虛。

「什麼事啊?」姐姐似乎也听出了對方的語氣不像平時的曖昧,不確定的問道。

「那個,你以後不用來上班了。」老板說道。

「什麼!你說什麼!為什麼!你不是答應要養我的嗎?」姐姐這時感到了不對。

「我們的事我老婆知道了,你也知道我到現在的位置都是靠我老婆家里的支持,反正我原來給你的錢也夠你用一輩子了,好了不說了,就這樣我們不會再見面了。」「喂!喂!你把話給我說清楚!喂!」姐姐對著話筒喊著,不過對方已經掛斷了電話。姐姐這時感到了無助,剛剛收到那種東西,這時又被自己的情人拋棄。

「一定是那個男人做的好事。」姐姐在平靜了一會想到。

「喂!我知道你听得到,是不是你干的,是不是你干的!」姐姐對著空曠的屋子喊道。

「嘟……嘟……」電話響了起來。

「李雪小姐真是聰明,一猜就猜到是我干的好事。」姐姐一接起電話男人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這樣對你有什麼好處!」姐姐氣急敗壞的說道。

「好處?嘿嘿,我是沒有好處,但我怎麼能讓想李雪小姐這種美女當那種老男人的情婦呢?」男人說道。

「他是愛我的,沒你我們會一直走下去,他說他會離婚娶我的。」姐姐狡辯道她似乎還對老板抱有著一絲幻想。

「愛你?他有什麼資格愛你,愛你他會拋棄你?」男人反問道。姐姐似乎也知道自己的語言是多麼的蒼白連自己都無法說服自己。

「他是沒資格,你呢你這種偷偷摸摸的小人又有什麼資格說別人。」這時電話那頭陷入了沉默。

「你等著,我會讓你求我的。」男人在沉默一段時間後凶狠地說道。

這之後的幾天姐姐都在家里,一面因為被拋棄而郁郁寡歡,一面又怕那個男人做出什麼威脅自己的事來。這天姐姐打算出門去買一點東西,一打開門就被一個蒙面的男人用刀逼著脖子架回了屋子。來到客廳,男人一把把姐姐推到沙發上。

「李雪小姐,怎麼樣?是不是很害怕呢?不要緊張我是不會傷害你的。」男人一開口說話姐姐就听出是電話里的那個人。

「你,你想怎麼樣?你這樣是違法的。」姐姐害怕的說道。

「我只想得到你。」男人一邊低下頭一邊在姐姐耳邊說道,還用舌頭舔了舔姐姐的耳垂。姐姐害怕的縮了縮脖子。

「你不怕我報警?」姐姐說道。

「報警?無所謂,不過你一報警就不怕你家里人知道你給別人當情婦,對了特別是你弟弟,你說當一個一直在自己面前是一個好榜樣的姐姐突然變成了一個做出當二奶這種傷風敗俗的事情人,他會怎麼樣 ?」男人的話一下戳中了姐姐的軟肋,雖然姐姐一直在弟弟面前是一個嚴厲的形象,但她還是十分疼愛自己的弟弟的,如果讓他知道姐姐做出的這些事,那自己還有什麼顏面,姐姐心里想到。

「你干什麼?!」在姐姐回過神來時發現男人已經用刀挑開了外衣的扣子,胸罩露了出來。

「嘿嘿,這對乳房果然是人間極品啊!怎麼能被埋沒在衣服里呢?要讓它們解放出來才行。」男人並沒有回答姐姐的話,而是繼續用刀輕輕的挑開了乳罩,那對豐滿的乳房立刻就跳了出來。

「不要,你干什麼,不要這樣。」姐姐一邊說一邊用手用力的像推開男人。

「不要?一會我會讓你求我干你的。」男人把刀放到一邊,兩只手用力的按住姐姐,低下頭一口就含住了那櫻桃般得乳頭,並用力吸了起來,時不時的還輕輕咬一下乳頭。

「嗯……不要……不要啊!」姐姐還是不斷的掙扎想逃脫男人的控制,怎奈力氣不夠無法擺脫,而且隨著男人一次又一次的舔弄乳頭已經不听控制的硬了起來。

「還說不想要,看你的身體多老實,乳頭都那麼硬了,是不是想要了,想要求我啊!」男人一邊調戲著姐姐,一邊不斷的咬著姐姐的乳房,想一口把它吞下去一樣。

「啊……疼……不要那麼用力咬……啊」姐姐因為男人粗魯而感到了疼痛。

「停下來!那里不行……啊……不行啊。」原來男人這時已經把手指伸進了姐姐的裙子里,在隔著內褲在不斷的刺激著陰蒂。在男人不斷的刺激下小穴也慢慢的流出了淫水,這是男人把兩個手指伸進了小穴開始抽插起來,而姐姐則用力咬著嘴唇不讓自己發出呻吟。

「嘿嘿,還真是一個小騷貨,被強奸都能流那麼多水。」男人見姐姐停止了掙扎,就把手指伸到姐姐面前調戲到。

「不要說了,不要說了。」姐姐用手蒙住臉說道,這時屈辱的眼淚從姐姐的眼中流出。男人看到停頓了一會。

「那麼想要了,就讓我來滿足你吧!」說著男人就脫下褲子,把早已挺立的肉棒一下插進了姐姐的小穴。

「啊……疼……太大了……不行……疼啊……」因為男人的肉棒比老板的打了兩號,讓姐姐不能承受便疼得叫出聲來。

「哦真緊,你的小穴太爽了。」男人沒有管姐姐的哀號,用力的抽插起來,每一下都深深的刺入了姐姐的子宮,男人一邊用力的干了姐姐一邊不忘用手用力的揉捏那對豐滿的乳房,男人用力的揉捏在姐姐的乳房上留下了一塊塊青紫的斑紋。

「啊……不行……停下來……不行……我快不行了……」說著姐姐全身抽搐起來。男人見狀馬上把肉棒抽出小穴,只見姐姐因為強烈的刺激居然噴潮了,一分鐘之後姐姐才平靜下來。男人看著姐姐平靜下來,看到自己在姐姐身上留下的青紫似乎很內疚,于是便輕輕的用嘴親吻那些他留下的痕跡,一邊親著一邊說道︰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想傷害你的,我只是太想得到你了,你原諒我吧!」男人見姐姐只是用空洞的眼神茫然的望著天花板,于是就開始親吻姐姐的全身,從小腿到大腿到陰戶到乳房,最後到嘴。這時姐姐又了反應。男人的耳邊傳來了姐姐的聲音︰「你真的喜歡我?」「是,我喜歡你,我早就想得到你了。」「那我就滿足你一次,之後不準在糾纏我,我不管你是誰。」姐姐說道,也許姐姐只是因為想應付過眼前的難關又或者只是想找一個男人來安撫那顆被拋棄的心,所以才說出了這些話,不過這些話對男人來說無疑是一支興奮劑。男人听完後立刻抱住姐姐用力親吻起來。

「嗯,討厭剛剛那麼粗魯的對人家。」姐姐的語氣似乎又變成了在面對情人時的樣子。「啊……我要嘛……嗯剛剛其實你弄得人家好爽,人家從來沒那麼爽過。」男人听到姐姐的話就又把肉棒插入姐姐的小穴里,不過這次並沒有急著用力抽插起來而是用九淺一深的方法開干著姐姐。

「嗯……用力嘛……我要你像剛剛那樣用力干我……哦……對……就是這樣……哦……天哪你怎麼那麼強……哦……你的大肉棒插得人家好爽……啊……人家快不行了……啊就是這樣……不要停……啊……對……嗯……不行了……我又要高潮了……哦……」姐姐在男人的抽送下又一次達到了高潮,男人沒有給姐姐休息的時間就把姐姐的雙腳舉起來架到肩上重新抽送起來,一邊抽送一邊不忘玩弄姐姐的乳房,乳房在男人的手中隨意的變換著形狀。

「嗯……哦……好舒服……嗯……人家的小穴被你快插穿了……啊……嗯……你……怎麼……這麼……嗯……厲害啊……啊……又不行了……不……不行了……」又一個高潮的到來讓姐姐變得渾身無力了。男人這時把姐姐的兩腿張開用手抵著,繼續挺動起來。

「嗯……嗯……嗯……嗯嗯……好棒喲……你……弄……得……人家好舒服……快活……嗯……嗯……真是棒……對……快……繼續……喔……喔……喔……喔……啊……啊……啊……喲……啊……啊……啊……喲……又要丟了……丟了……啊……」「我也要射了。」說著男人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射……射進來……啊……好熱……哦……好熱……丟了……丟了……」姐姐在男人射出精液是也同時達到了高潮。男人射精後把肉棒放到姐姐面前,姐姐嫵媚的看了他一眼就把肉棒含入了口中,為男人清理肉棒上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水,舔弄干淨以後姐姐對男人說要去洗澡,就自己進入了浴室,出來是發現男人居然已經走了,也就沒有在意,還以為是男人信守承諾當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

這天我正好要出門,姐姐叫住我說道︰「小林我用下你的電腦上網查一個東西,我電腦壞了。」「哦,你用吧,不要刪我東西就行了。」我不在意的答道。

晚上回到家,一開門就見姐姐對我沖了過來。「啪!」姐姐給了剛剛進門的我一記響亮的耳光。我已經猜到是什麼事了。這時只見姐姐的臉上滿是淚水。

「你,你怎麼能這樣對我,我是你姐姐啊!」說著姐姐把一個東西用力扔到了我的臉上,原來是一個面罩。

「你都知道了?」我不在意的說道,我嘴角也露出了一絲邪笑。

「你怎麼能這樣!我是你姐姐,我是你姐姐啊!」姐姐不斷的重復著這句話,說著又想給我一個耳光。我一把抓住她的手。

「哼,我沒有你這種姐姐。」我憤怒的答道。我的話讓姐姐呆在了那里,只是任由淚水從眼眶里滑落。我走上前去,輕輕的吻掉了姐姐臉上的淚水,突然姐姐一把把我推開對我喊道︰「你滾!你滾啊!」「哼,你叫我滾,你寧願讓那種老男人上你也不願接受我?我有什麼比不上那個老男人的?」說著我一把抱起姐姐走進了她的臥室,把她丟到床上,我抱住她的頭,用力的親吻她的嘴唇,任由她對我的拳打腳踢。

「你走!你走啊!」姐姐一邊反抗我的親吻,一邊口里說道。

「又不是第一次,上次你還說我干得你好舒服,你忘了?啊?」我說道。

「不是,不是,我不知道是你,不然我不會答應你的,小林你看清楚我是你姐姐啊!」姐姐嗚咽的說道。

「事情都發生了,再說就是因為你是我姐姐我才會這樣對你啊。」我說道。

「為什麼?這是為什麼啊?」姐姐ű

返回顶部